简称U德( • ̀ω•́ )✧
安吹 站all安 雷安

【雷安】- False dream — 1

设定什么的,简单的不好吗


雷狮是被早餐的香味叫起来的。

一睁眼便被刺眼的阳光照到眼睛,他不适地搓了搓眼睛,穿好衣服嗅着香味来到厨房,阳光透过窗户落在安迷修棕色的头发上,那通透的像绿宝石一样的眼睛仿佛淬了光这里面。

我老婆可真好看,雷狮在心里私搓搓的想道。

安迷修身上系着他们一起买的围裙,颜色是他挑的紫色,当初安迷修还因为颜色的问题和他吵,可还是把围裙放进了购物车里,现在穿的不是正合适吗。 

安迷修把煎好的鸡蛋放在烤好的土司上,搭配着诱人的培根和蔬菜,真是让人胃口大开。刚想回头叫醒雷狮吃饭,就发现雷狮靠在门口,眼睛还一直盯着他看。那直勾勾的眼神盯得他一下从脖子红到了耳尖。

“......看,看什么看!既然起床了就快点过来吃饭。”

  “是是是,但在此之前不打算给你的恋人来个早安吻吗?”雷狮调笑着凑进安迷修身边,看着他越来越红的脸,真是一如既往的好调戏~

看着雷狮那一脸欠揍的笑容,安迷修想也没想拽着他的头巾亲了上去,唇齿相碰满满的是一股薄荷的清香和不知名的淡淡甜味,一触即分。

雷狮还没从发愣中回过神来安迷修就走进了厨房的隔间,反应过来的一瞬间让雷狮瞬间红了脸,我艹!他居然被安迷修撩了一脸!

反观另一头的安迷修,同样是被自己的大胆作为害得羞红了脸,他干嘛一时冲动就亲上去啊!

好在两人都冷静了会,没趁着一时冲动在厨房玩起来。吃完了早饭后雷狮在客厅玩游戏,而安迷修则在清洗完餐具后来到了屋外照看他种的紫罗兰和桔梗,雷狮透过窗户看着安迷修在那给花浇水,阳光给他身上柔和了光彩,看着他有点想睡了。于是在他第二次睡醒的时候,安迷修已经做好了午餐,话说他什么时候这么会睡觉了。

吃完了午餐后他们开始了下午的行程,雷狮走之前看着放在鞋柜上的瓶中船,感觉有点不对劲,但还是在门外安迷修的叫声中摸了摸瓶子,转身关上门走了。

这是他们搬来这个小镇第二年了 ,环境清幽,离城市说近不近说远不远,整个镇子也就百来户人,出了小镇就有一班城市的直达车,小镇也属于比较富饶的那种,超市,花园,喷泉......可以说是应有尽有。因为有安迷修在,可以说是邻里和睦,看安迷修拉着他一路和向他们打招呼的居民就知道了。看着安迷修对着相邻们友好的微笑,不禁有些吃醋,手一用力将安迷修拽进了怀里。

“真是的!雷狮你又发什么神经,不就和邻居们说说话吗,用得着乱吃飞醋吗!”尽管嘴上这么说着,但安迷修也没有推开他,任凭他抱着,直到雷狮松了力气,转而拉住他的手。

“...切,谁让你对他们笑的。”

安迷修看着雷狮一副赖皮样就想笑,“二十几岁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,幼不幼稚啊你?”对此雷狮只是撇了撇嘴,不做回答。

他们就这样手拉手逛了大半个镇子,来到了小镇的广场,安迷修让雷狮好好待在这里别乱走,他去买个东西很快就回来。

雷狮只好坐在广场的座椅上,看着安迷修走进不远处的一家商店。真是的,把他当小孩似的。

雷狮不爽的哼哼唧唧的,把目光转向广场。广场的中央有一座很大的喷泉,每次镇上有什么活动的时候喷泉就会有音乐响起,小镇上的人都会聚在这里庆祝,也有很多人会把结婚场地定在这,当初他和安迷修刚到这的时候,正好赶上一对新人结婚,热情的居民邀请了他们去参加婚礼,理所应当的,他们才刚来小镇就迎来一场婚礼,可以说是很幸运了。

不过安迷修当时表示有点可惜,他看着雷狮说“现在想想我们都结婚好几年了呢,雷狮,遇见你真好。”那天雷狮看着安迷修喝了酒有点微醺的脸,恨不得当场就抱起安迷修来一发,好歹死命憋住了,不过婚礼结束后他直接扛起安迷修就往家里跑,在床上狠狠地干了一炮,直接把人家做懵了。

想起第二天早上安迷修的表情他现在都想笑,虽说他确实笑出了声,不过还没笑多久就被一杯奶茶挡住了眼睛。

“雷狮,你笑什么,一副傻样。”安迷修手里端着另一杯苦瓜奶茶喝着,他从商店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雷狮坐在那不知道在想什么,就是一个劲的傻笑,吓得他以为雷狮被他打傻了呢。

雷狮接过奶茶,笑了笑,“没什么,就是想你了~”看着安迷修没好气的拉他起来,尝了口奶茶,哟呵,香草味的。

接着他们去了小镇外的一片林子,那里面有口湖,有不少鱼的,风景还不错,是个适合钓鱼的好地方,重点是那湖的颜色和安迷修的眼睛特别像,雷狮特喜欢,这附近还有一座山,有点高,雷狮还没上去过,估计景色也不会差。他们经常来这片湖附近垂钓,然后钓到的鱼会经过安迷修的料理成为他们的食物。

于是他们用租来的钓竿钓起了鱼,等第三条鱼进了安迷修的桶的时候,雷狮忍不住午后阳光的温暖蠢蠢欲睡,眼睛一闭,靠在安迷修身上睡着了。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,他刚想向抱怨睡得不安稳的时候,却发现没有人回应他,转身一看,除他身边的一根钓竿外,哪还有什么人?

看着周围一片的寂静,让雷狮没有由来的心慌起来,“......安迷修,安迷修?!!”可周围除了回音外就是鸟虫的叫声,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,就连本来在附近垂钓的人也都不见了,只剩下几根钓竿在原地。

雷狮直接放下钓竿,往旁边的路上走了几步,转身狂奔起来,脚步甚至有些踉跄,可当他马上就要跑到看不见湖的地方时,却看到安迷修和一些人说笑着走过来。

“安迷修!”

安迷修看着雷狮迈着有点踉跄脚步冲过来,一把抱住了他,那抱着他的手甚至还在颤抖。

“雷狮,你没事吧?身上怎么都是汗?”

等到亲手抱住安迷修的时候雷狮才冷静了点,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是冷汗,“你多大去哪里啦?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你,你知不知道我快吓死了!”

“真是的,我不就和他们出去买了点东西嘛,又没出什么事。”安迷修一下一下地拍着雷狮的后背,试图安抚雷狮的情绪。

好在雷狮终于放松下来,任由安迷修牵着他的手带上鱼往家里走去。天色已渐渐黑了下来。

“真是的,雷狮,我不就走远了一点嘛,又没跑到哪里去”安迷修端着睡前牛奶走到雷狮面前,将牛奶递给他,看着他一口饮尽杯中的牛奶,才放心起身。可雷狮却一把拽过安迷修将他抱在怀里。“雷狮!你又发什么神......”“安迷修,稍微陪我一会。”雷狮分明不想安迷修离开,死死的抱住了他。

安迷修只好答应雷狮,看着雷狮慢慢的陷入沉睡,最近老是想睡觉,雷狮却抵抗不了那一瞬间涌上来的倦意,眼皮只能一点一点的合上。

“晚安,雷狮”在雷狮意识消散之前,只模模糊糊听到了这一句话,便沉沉得睡去了。


评论(2)
热度(9)

© ungeordnet | Powered by LOFTER